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是否,在另一層面,詩人眼前的高原,待陣陣和煦的春風,像天空多姿的雲一樣舒捲而過時,漫鋪的青青草,會讓他感覺,此情此境宛如從前?無法追究,也無從想像,在遠逝的那個群豪競雄的時代,白衣長髯的白居易,揮毫寫下此詩,他是想表達一種對過去感情的纏綿,還是想述說一種哲理意義上的堅韌? 我總是在那些回憶性的文字裡悲傷不已。它們,時常像冬季瀰漫的白霧,漸漸地濃郁,讓人慢慢地迷失在時空隧道裡,不知所措。由此我知道,有那麼多人和我一樣,沉醉於從前的回憶中,不能自拔。從前是多麼美好啊!幸福,快樂,像空氣一樣時時形影不離。那些事,那些人,宛然眼前,像山谷間的淙淙-溪流,激盪著細碎的浪花,一路歡歌。天空明淨,空氣中花香馥郁,似乎只在春夏兩季交替。倘若還有秋天,定然是金黃的落葉鋪滿林間小道,踏在其間,索索聲是多麼動聽的音樂啊!倘若還有冬天,定然是雪花飄舞,白皚皚的童話世界,怎能不招人喜愛?從前,還會有悲傷,還會有痛苦,甚至會有刺入骨髓的恥辱……但這算什麼呢?每一個人不都是從過去的坎坷中走過來的嗎?從前的不幸,那是我們人生中的磨礪。非此,我們怎能有今天的安謐平靜,又怎能有今天的笑對人生? 難道,就是因為這麼種種複雜的感情作用,我們便有了回到從前的焦渴嗎?從前,是一個什麼概念,又是一個什麼名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許多人談起從前時,那種嚮往神馳的眼神,使得昏暗的房間一下子明亮了許多。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活法。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過去。但於塵世中的渴望、追求、焦慮、無奈與無措,這期間的差異,肯定不會有燕雀與鴻鵠的志向差異大。 為什麼,總會有人那麼深沉地想回到從前?這其中,該是人們的什麼寄托呢?我很想探究其中的隱秘。這不過徒勞罷了,就以我自己的心態為例,有時自己也弄不明白。人是多麼奇怪啊!記得有一次,我們幾個不常見的朋友,因偶然因緣,又聚到了一塊。然後是吃飯、聊天。聊得興起,便有人提議說,過一陣子找一個時間,我們一起回從前一塊任教的學校一趟。頓時,有人積極響應:最好,我們等到冬季後去,宰一條狗做一大盆狗肉吃,然後在那裡住一晚,像以前一樣鬧個通宵。接著,我們便瘋了似的聊起了那段在荒山上的小學任教的日子,情緒高昂得彷彿心被熊熊烈火燒著了一般。不過,冬季過去好久,一直到現在,我們並未成行。想想那天的熱聊,說的都是高興的事兒,或者荒唐可笑的事兒。其實,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明白,荒山上的那段日子,那真是一塊磨刀石啊!只是,我們在記憶中航行時,輕易地便繞過了那些暗礁險灘。說真的,過去這麼多年,我一直想回從前任教的小學看看,畢竟,那裡承載過我流逝的青春與夢想。可是,回去又能怎樣?是尋覓過去的理想、友誼,或者講台施教的熱情嗎?幾年前我已探聽到,荒山上的那所小學合併後早沒了,如今成為村委的辦公場所。他們幾個,誰都清楚這一點。 回不去的從前,物是人非,時過境遷。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雕龍畫棟的房子沒了,鐘鳴鼎食的生活沒了,連小小的燕子也忙著搬遷了,遭此巨變的人,恐怕做夢都想回到從前的輝煌中。生活今不如昔的人,有回到從前的想法,自然不足為奇。但時間就像趕馬人使勁揮動皮鞭,馬兒又怎能不拚命地朝前奔馳!生活是一分一秒的累積,但這每一秒每一分,於生命,都是滄海桑田的不可逆轉。曾看過這樣一篇文章,講的是蒸汽機發明以前,在英國的農村麵粉坊都是靠驢拉磨。蒸汽機器慢慢普及後,農民開始拖著麥子到蒸汽機磨坊磨麵粉。於是,老式的麵粉坊紛紛倒閉。但有一個老磨坊主不願承認這種現實,依然頑強地頂著巨大壓力,開著自己的老式磨坊與蒸汽機磨坊作對。每個星期,老磨坊主都要到外地拖來幾大麻袋麥子,然後關上磨坊的門吆喝著驢磨麵粉。村民覺得太荒唐了,都什麼年代了,還會有誰將麥子托付給老磨坊主?終於,有一個村民經過偷窺後揭開了這個秘密:從老磨坊主磨坊出粉口打磨出來的不是麵粉,而是石灰。村民們震驚了,他們開始同情起這個陷於過去不能自拔的老人。慢慢地,他們紛紛將麥子拉到老磨坊主的磨坊。然而,生活不會永遠為某個人而停滯不前。幾年過去後,隨著年邁力竭的老磨坊主離逝,最後一座磨坊最終土崩瓦解,成為了永遠的過去。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東風。當他滿懷著憧憬和喜悅,為著一份火熱的感情,來到她的籬笆門前時,她已宛如正翔入深林中的一隻歡快的雲雀。只有燦爛的桃花,嫵媚地癡癡地綻放。嬉鬧的東風歡快而天真地笑著。或許,一顆被愛情鼓蕩得輕飄飄的心,又怎能明白,哪怕她就站在窗口,再度用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他,倆人也難續前緣。感情的世界最微妙不過。秦香蓮哭著鬧著乞求著,千方百計要將陳世美拉回以前的感情中。不管輿論怎樣評說,最終,一男一女都成為了歷史的悲劇人物。現代社會許多男女,當感情陷於困境時,以前的快樂時光,以前的傾情相愛,以前的相濡以沫,時時成為延續他們感情生活的支撐。“我會像從前一樣愛你!”、“我們和好吧!只要你的心能回來,我想我們能像以前一樣好好地生活的。”……泡沫的,空泛的,無力的言辭,確實暫時挽救過許多瀕臨破滅的愛情、婚姻。但最終呢?感情的世界裡,生活於過去愛的承諾中,卻忽視日積月累的變化,這該是怎樣的悲哀啊! 回不去的從前,正如孔夫子立於川上曰:逝者所斯,不捨晝夜。 晨曦灑向大地時,新的一天在晨光鳥鳴中又開始走向我們。昨天,它走了,它走進了從前。 目送著它的離去,我心中的悲涼總是勝於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