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當李安、張藝謀的《臥虎藏龍》、《英雄》、《十面埋伏》紛紛將武俠片推上國際舞台後,堪稱八、九十年代武林盟主的徐克如何藉《七劍》揮出他的使命與功力,相信江湖中人期待已久。 徐克電影的武打藝術隨合作對像不同,經歷過程小東的飛天浪漫、袁和平的花俏奇觀,《七劍》請出強調真功夫的南派大師劉家良擔任動作導演並兼演出傅青主一角,讓展現在銀幕上的武打場面不致過度倚賴特效外,逼人的實戰技巧與硬馬硬橋的身段,也和近年其他武俠大片的唯美,劃清界線。 這樣的武打美學傾向,應是與本片試圖營造一個較為真實的江湖氛圍,息息相關的。徐克似乎想把他在《新龍門客棧》、《刀》做過的嘗試推得更極致,也像是對玩物喪志的《蜀山傳》的反璞歸真,並一刀劈開一知半解的國際影壇對武俠片的既定印象。 扭轉詩意華美的潮流,而意欲建構一個武俠跟世俗交融、人性與家國糾葛的世界,讓徐克電影慣有的況世企圖,依然保留在《七劍》裡面。 從開場前朝降清高手「風火連城」(孫紅雷飾)命手下無情剿殺習武之人,傅青主前來阻止卻對敵人手下留情的對比,即清楚地表現出「武俠」與「暴力」的區隔。暴力的邪惡,不只表現在風火連城之輩的殺人不眨眼,就連原本清純善良的女老師劉郁芳(張靜初飾)都被迫拿刀砍殺內賊而後近乎崩潰的落差,更見其恐怖。 而政治的獨裁欺凌,除了朝廷下達「禁武令」後對習武之人的趕盡殺絕外,風火連城對禁臠綠珠(金素妍飾)的性剝削,未嘗不是另外一層指涉。尤其當風火連城一面凌虐綠珠的肉體,綠珠卻只能餓得啃食麵前的肉;從食色到父權、從個人到國家機器,弱肉強食的圖像,煞是怵目驚心。 所以,徐克沒有遁入張藝謀《英雄》那種對政權一統極力效忠的意識型態,反而強調武俠世界獨有的道德觀,他們可以放棄一切歸隱山林,但社稷有難時,不計代價的兩肋插刀,甚至螳臂擋車與國家機器對抗,也在所不惜。只不過每個人都有過去,在私仇與公義之間的掙扎、衡量,自然也成了外表廝殺成一片的武俠世界裡,重要的內在潮浪。然而從這個角度來看,《七劍》的不足與缺憾,似乎也在這裡。 關於公映長度接近兩小時半的《七劍》是否從四小時完整版被迫刪減而成?或者有沒有續集的臆測?都甚囂塵上。上述說法並不無道理,否則王敏德飾演的王爺在影片中途挖出一把寶劍,說又要激起江湖一片腥風血雨,隨後卻沒有下文,不很奇怪嗎? 如果就把它當作一部完整而獨立的電影來看,則角色、敘事上的模糊失衡,也就昭然若揭。例如:從武莊陪傅青主上天山求助的韓志邦(陸毅飾)、武元英(楊采妮飾),為何「直接」成了七劍之一?顯然缺乏有說服力的交代。而較年輕的其他兩劍:辛龍子(戴立吾飾)、穆郎(Duncan飾)的角色,則一開始就被敘事給犧牲,兩位個性極端卻情誼深厚的劍客,僅藉一場玩鬧的戲想處理出彼此的交情,有如緣木求魚。可惜了戴立吾的身手與強裝的孤獨;而一路傻笑的Duncan在韓志邦「放馬」這場戲,望見馬與人的深情而不禁感動的神情,我只能說Duncan進步的空間還很大,他的苦瓜臉差點讓悲劇變喜劇。但最大的敗筆還是楊采妮、黎明(飾演楊雲聰)兩角的關係,楊采妮曾經在徐克導演的《梁祝》、《電線桿有鬼》(港名:花月佳期)有過令人眼睛一亮的演出,但《七劍》殘忍地暴露出她在念白上的貧弱,而且在欠缺說服力的情感鋪排下,就讓楊采妮直竄黎明懷抱說要海角天涯,也實在唐突。更耐人尋味的是黎明在最後決戰竟然把劍交給飾演楚昭南的甄子丹,讓甄子丹、孫紅雷成為決戰的關鍵人物,也等於交出了影片的主角地位。 徐克特有的憤世觀點、以及結合各項視覺元素(場景、服裝、武打)所營造的寫實筆觸,確實讓《七劍》展現出迥異於近期走國際路線的武俠大片的慣例。但是從劇情鋪排到角色性格、情感刻畫的明顯瑕疵,也是不爭的事實。